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我爱上了女老师的美丽身体_校园情色_




>一

我从山东老家回到东州时,只好重念五年级,因为一年前,我妈把我送到北滩头我二叔家时,二叔送我上学搞错了年级,本来我在东州是念四年级,二叔把我安排到了五年级,结果,我除了学会了一口山东话外,各科成绩都是鸭蛋。
我的班主任王德良当过兵,在珍宝岛打过老毛子,老寒腿,走路一瘸一拐的,酷爱艺术,擅长画油画,在部队搞过宣传工作。转业後,分配到南里小学教语文。
我第一次走进五年级一班时,整个一个“小山东”。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刘宝林。”王德良向同学们介绍说。
“大家好!”我怯生生地说。
同学们哄堂大笑,因为我的山东口音太重。王德良把我安排和一位女同学在一起。这个女生叫周丽萍,长得好看极了。梳着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白皙的瓜子脸上漾开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几分妩媚。
我坐在周丽萍身边心怦怦直跳,她显然没瞧得起我这个土里土气的“小山东”,她正眼都不瞅我,就拿出钢笔和格尺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国境线”。这条线伤了我的自尊心,我上来我“小山东”的倔劲,拿出小刀在她画的钢笔线上重重地割了一条线,周丽萍两支大眼睛瞪得像月亮一样,她没想到我这个新来的土里土气的“小山东”,竟敢向她这个骄傲的“公主”挑战。
其实,我家和周丽萍家是前後楼,她家住在前楼,我家住在後楼,我们住的地方叫沙河南里,沙河南里的东侧是一望无际的棚户区,叫工人村,住在这里的全是工人,南面有一个大沙坑形成的水泡子,“沙河”两个字指的就是指这个大水泡子。北面有两个大仓库,一个是储存烟草的,一个是储存水果。这两个仓库是我们男孩子经常光顾的地方,不为别的,一个是为了过烟瘾,一个是为了偷吃水果。西面是铁路,直通两个大仓库,铁路也是我们男孩子的天堂。我和我们楼的高光和於涛经常扒火车,而且用钉棺材的大钢钉放在铁轨上,火车一过,一把小匕首就诞生了,我们在小匕首上栓上红绸子练飞刀。
这东西南北说完了,中间就是我们住的地方,一片大野地里孤零零地用红砖盖了四栋二层楼,每栋楼能住二十多户人家。这四栋二层楼楼梯在楼外,没有煤气,靠烧煤做饭,没有厕所,楼外有一个大旱厕,也是用红砖砌的。
这四栋楼住的都是南里区的干部,这些干部来自四面八方,都是为了支援南里区而来的,因为南里区是一个位於东州市城乡结合部的新区。
我爸和我妈原来都在市中心最好的中学教书,为了支援新区,他们被调到位於南里区的市第五中学,我爸被任命为副校长,我妈还做老本行教政治。
我们楼的邻居大多是区革委会的干部。高光他爸就是区革委会宣传组组长,他妈是区评剧团的演员。于涛他爸不在区革委会,却在南里派出所当所长。
于涛他爸当过兵,参加过抗美援朝,大个儿,浓眉大眼的,长得很帅,他妈是区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周丽萍她家是我去山东後搬来的,她爸她妈是干什麽的我还没弄清楚。
王德良上课时喜欢用教学方式捉弄人,“你们明白了吗?”他一边上课一边问。
“明白了!”同学们齐声喊。
“你们答得对不对?”王德良接着问。
“对!”同学们齐声回答。
“你们是不是混蛋?”同学们声音刚落,他突然问。
“是!”同学们齐声喊。
同学们喊完才发现上当了,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许多同学根本没听明白也随大溜喊,”王德良一脸严肃地说,“这样听课不行,明白了就是明白了,没明白就是没明白,其实明白和会还不是一回事,因为明白是个认识问题,会就是能力了。”
那时候,爱学习的同学并不多,学校经常组织我们帮助贫下中农劳动。王德良因为抓教学抓得紧,经常引来同事们的非议,但王德良根红苗壮不管那一套,他对学生很严,他经常说,我不是在开玩笑,我不喜欢好的学生,只喜欢最优秀的学生,我不喜欢较好,只喜欢最正确。
中午快放学时,王德良把我叫起来。
“刘宝林,听说你画画好,这本《柳下跖怒斥孔老二》你好好画画,代表咱班参加全校‘批林批孔’优秀作品大赛。”他很信任地说。
此时,我并不懂得王德良的用意,因为王德良对画画很在行,後来我才明白,他是想看看我的绘画功底,想收我做弟子。
我从小酷爱画画,只是没有良师教我,我爸我妈整天为生计奔波,没有心注意我的爱好。
王德良话音刚落,周丽萍就投来怀疑的目光,那意思是你行吗?後来我才知道周丽萍她爸曾经是美术学院教授。不过,为了改变我在周丽萍心目中“小山东”的土腥味,我下决心好好露一手。
周丽萍是校花,在我们学校是最漂亮的女孩,我坐在她身边,高光和於涛都嫉妒。
放学後,我和高光、於涛跟在周丽萍屁股後面,一个劲地性骚扰。其实,没有我的事,高光这小子最淫,见了漂亮女孩就走不动,於涛像个拉皮条的。
周丽萍在前边走,高光在後边偷偷拽人家的大辫子,於涛就扯个破锣嗓子喊:“挺大个老爷们,没有卵子子儿。”
周丽萍对高光有点敢怒不敢言,同学们都知道高光不仅坏,而且手黑。更主要的是他爸是区革委会宣传组组长,在我们班,高光他爸的官最大。
“二林子,”我们四个一边走,高光一边问,“那孔老二是干什麽的?跟林彪是亲戚?”
“可能林彪的姥爷姓孔,反正他们之间有关系。”我不懂装懂地说。
“那柳下跖是干什麽的?”於涛也问。
“是个农民领袖,看来柳下跖是毛主席的亲戚。”我继续胡诌。
“你们太反动了,随便议论毛主席。”周丽萍警觉地说。
“周丽萍,你爸是国际流氓,你才反动呢!”高光用侮辱的口气说。
“高光,你混蛋!”周丽萍说完,捂着脸呜呜地哭着跑了。
高光和於涛哈哈大笑。
我知道高光和於涛这两个家伙狼狈为奸,竟欺负人。那时候,搞对象叫挂马子,同学们都知道,周丽萍早晚是高光的马子,因为高光早就想挂周丽萍。
高光有好几个马子,他想挂谁,谁就没跑!那为什麽于涛甘愿拉皮条呢?因为於涛这小子没心眼,是个☆,高光一肚子坏主意,于涛根本转不过高光,基本上是高光指哪儿,於涛打哪儿。
不过,我心里非常纳闷儿,为什麽高光骂周丽萍她爸是“国际流氓”呢?这年头被冤枉的好人太多了,周丽萍她爸会不会是被冤枉的呢?“流氓” 这个词儿总会与女人联系起来,何况是“国际流氓”呢?周丽萍他爸或许与外国女人有什麽瓜葛?
我是从心里喜欢女孩的,不对,准确地讲是喜欢漂亮女人,我对小女孩的身体不太感兴趣,我对成熟女人的身体却充满了渴望与幻想,与其说是渴望与幻想,不如说是迷茫。
我经常想,女孩长成女人,身体会发生什麽样的变化呢?我经常在梦里梦见高光他妈,高光他妈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皮肤白极了,眼睛又大又亮,就像会说话,会勾人。
不过,高光他妈在我梦里常和周丽萍的身体弄混了,高光他妈的头长在了周丽萍的身上。这让我总是不能尽兴,但我还是每天重复着这个梦,我为这个梦而兴奋,又为这个梦而羞愧。我觉得周丽萍她爸“国际流氓”的帽子,一定是被冤枉的。
我家有三个孩子,我哥当知青下乡了,我妹还小,其实,我特想有个姐姐。高光就有一个姐姐,对高光特别好,比他妈对他还好,他经常跟他姐撒娇。他姐也当知青下乡了,而且和我哥在一个青年点。
我放学回家时,我爸和我妈正在生闷气。他们不象别人的爸爸妈妈吵架时大吵大闹,他们都是中学老师,所以从不大吵大闹,只是生闷气。
“奶奶,爸爸妈妈怎麽了?”我小声问奶奶。
“大人的事,小孩子家莫问。”奶奶严肃地说。
其实我妈的事,我奶从不过问,因为我奶和我妈的婆媳关系非常不好,我妈对我奶从来没好过。我对我妈对奶奶不好一直耿耿於怀,我觉得我妈太过分了,连尊敬老人这点起码的道理都不懂。我知道我妈是老师不会不懂,那她就是故意对奶奶不好,这就让我更生气。
我妈的性格很特殊,在学校与其他老师的关系也不好,她总是把自己比做林戴玉。很长时间我不理解。不过,我妈最爱看的书是《红楼梦》,我对这本书从小就充满了神秘感。
但是,《红楼梦》在“文革”年代是不允许看的,因为这是“封资修”。不过,我妈确实有一套发黄的线装《红楼梦》,而且装在一个紫檀木匣子里。我妈奉若至宝,据说是祖传的,晚清时代印制的。
我爸经常劝我妈把这套发黄的旧书烧了,怕惹祸,可是我妈不肯,她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把这套旧书拿出来抚摸,就好象看见这套书就看见了我姥爷和姥娘。
晚上,我妈和我爸躺在床上又谈到了《红楼梦》,我竖着耳朵听墙根。
“广志,我觉得《红楼梦》里的女儿各个都是脂粉英雄。”我妈柔声细气地说。
“我只听说过巾帼英雄,没听说过什麽脂粉英雄。”我爸笑着说。
“本来嘛,你看凤姐、探春、湘云、平儿、鸳鸯、尤三姐、晴文、绣桔、小红,哪个没有英雄之处。”我妈辩解道。
“那你给我说说,林戴玉英雄在哪里。”我爸和我妈抬杠。
“戴玉是超凡脱俗、冰清玉洁的圣女,当然是英雄了。”我妈称赞林戴玉的语气就像在称赞自己。
“好了,就算你说得对,睡觉吧,英雄也得睡觉呀!”
“你呀,永远也成不了贾宝玉。”我妈娇嗔道。
“我要是贾宝玉,只能出家当和尚,你就不知道便宜谁了。”我爸开玩笑地说。
“你呀,就是这麽小气!”我妈噗嗤笑了。
过了一阵子,他们屋里的灯灭了,很快我妈就呻吟起来。那声音就像母猫在叫秧子。
其实,我妈很霸道,我爸却很懦弱,尽管我爸是副校长。红卫兵打我爸时,是我妈拼了命地护着我爸。
我妈的本事很大,她专门能整治学生中的坏小子,越坏越淘越能打,她整治起来越兴奋。这些坏小子到我妈手里,不出三个月就能变成“关公”。我妈手下有许多又讲义气又能打的好学生,红卫兵也不敢轻易惹我妈。那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第二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我爸被一辆倒骑驴给送回来了,看我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他受伤了。我妈还没回来,奶奶心疼地让我爸躺在床上,并且给我爸煮了两个鸡蛋,好象我爸要做月子。
我看见那两个煮鸡蛋,哈喇子顺嘴流了出来,妹妹宝木也瞪着眼珠子淌着哈喇子。
“二林子,给,和你妹妹一人一个。”我爸不舍得吃,要分给我和宝木,被我奶一把拦住了。
“你俩去吃窝头去,你爸做了手术,得补!”我奶口气严厉。
我爸执意要把鸡蛋给我和妹妹,奶奶拗不过我爸,只好给我和妹妹一个鸡蛋,并分了两半。我一口就咽下那半个鸡蛋,甜嘴巴舌地看着妹妹吃。
“作孽呀!没见过这麽毒的女人,让自己的男人去结紮,天底下有几个像你这麽窝囊的男人。”我奶一边侍侯我爸一边说。
“妈,你就少唠叨几句吧!”我爸不耐烦地说。
我一下子听明白了,原来昨天中午我爸和我妈生闷气,是因为我妈让我爸去结紮。我不明白什麽是结紮,也不敢问,这时我妈回来了,她在结紮的事情上战胜了我爸,显得有些洋洋得意!
“广志呀,你受苦了,你可真够爷们儿!”我妈一进门就说。
“就跟敲猪差不多,”我爸呲牙咧嘴地说,“什麽爷们儿不爷们儿的,快成太监了。”
“怎麽回来的?”我妈关心地问。
“学校派一名校工厂的工人骑倒骑驴,把我们六个人拉回来的。”我爸委屈地说。
“广志,你感觉怎麽样?”我妈坐在床前,摸着我爸的脸说。
“能怎麽样,疼呗!告诉你,春玉,以後我要是不好使了,别怪我啊!”我爸咧着嘴说。
“瞧你说的,凭什麽不好使啊?真要不好使了,我找医院算账去!”我妈温柔地说。
今天的重点保护对象是我爸,我和妹妹都被忽视了,我吃了一个窝窝头,喝了一碗玉米粥,就回了学校。
上课时,我还在想我爸结紮的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什麽是结紮,结紮是为了什麽,男人为什麽要结紮,难道女人不能结紮吗?这些问题闹得我听不了课。
我想问班主任王德良,为什麽我爸结紮了就担心以後不好使了?不好使是什麽意思?可我不敢开口,我怕王老师说我思想复杂。

我想问问于涛,于涛他妈是区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于涛一定懂,可我又怕这小子破嘴到处乱说,只好带着问题忍了一天。
晚上,我在家画《柳下跖怒斥孔老二》,我妈温柔地给我爸读《红楼梦》,声音甜韵,我爸像个孩子一样幸福地听着。我一边画一边羡慕我爸,我爸生性懦弱,他是用结紮为代价才换来了我妈的温柔。
我心想,如果我结紮了该多好,我妈也会温柔地给我读《红楼梦》。我妈一向自比林戴玉,我却觉得他更像王熙凤。我下决心想问於涛结紮的事,我趁我爸和我妈窃窃私语之际,想偷偷溜出家门。
“二林子,这麽晚了干啥去?”奶奶问。
“奶奶,我去上厕所,一会儿就回来。”我撒谎说。
我来到於涛家门前,敲了敲门,是于涛他妈开的门。
“呀,二林子,进来吧。”于涛他妈很热情地招呼我。
“阿姨,不进去了,我找於涛问道题。”我腼腆地说。
“于涛,二林子找你。”于涛他妈转身喊他。
於涛一听我找他,“蹭”地从里屋窜出来,他关上门,问我什麽事,我把他拽到了离他家远一点的地方。
我们住的地方周围有许多包米地,虽然满天繁星,但看不见月亮,所以天仍然很黑。因为是春天,包米才长到膝盖高。
“啥事呀,神神秘秘的?”於涛迫不及待地问。
“我爸结紮了,你知道结紮是咋回事不?”我小声问。
“结紮?不知道,要不我给你问问我妈去?”於涛一边摇头一边说。
“别别别,你妈不是妇产科医生吗,肯定有关於结紮的书,啥时候把你妈的书偷出来让我看看呗!”
於涛是个直筒子,没啥心眼儿,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明天中午吧,明天中午就我一个人在家,吃完晚饭你就来我家。”我听後高兴极了。
其实,我并不主要想知道结紮的事,我和高光都知道于涛他妈有本书,是妇产科方面的,里面有许多光屁股女人,还是彩色的。於涛经常一个人偷着看,看完就给我们讲,我和高光早就想看这本书了。只是于涛怕他妈揍他,不敢拿出来,於涛答应让我看,我心里既高兴又激动!
可是,第二天我并未如愿,因为学校组织五年级学生去农村帮助贫下中农插秧。我觉得自己特点儿背,不仅没看到於涛他妈的妇产科书,插秧时还被蚂蝗给叮了。
不过,也有开心的事,就是一直跟我装逼的的傻丫头周丽萍也被蚂蝗叮了,而且一条腿上有十几条,他吓得使劲儿尖叫,像猴子似地在稻田地里乱蹦,特过瘾。
还是王德良有经验,他用鞋底子使劲抽周丽萍的腿,蚂蝗是从腿上掉下来了,可是周丽萍的白嫩白嫩的腿也被抽红了。她呜呜地哭起来,周丽萍可怜兮兮地好看极了,特别是那双粉红嫩白的小脚丫特性感,让我看了心里一下子复杂起来。
我直勾勾地看着周丽萍的性感小脚,高光的脸一下子阴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看着我,我赶紧把脸转向一边。
高光为了给马子报仇,把叮周丽萍的蚂蝗拾到一起,用铁锹拍成了肉泥。拍成了肉泥後,他还恶狠狠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特不舒服。
“你看什麽?我又不是蚂蝗。”我不服地说。
“二林子,你跟我装逼是不?”高光反驳道。
“装逼咋的?”我毫不示弱。他气哼哼地走了。
累了一天,回到学校,王德良还要做总结,听他白话一个多小时,我们终於放学了。
在劳动回来的路上,高光就没影儿了。回家时,我和於涛跟在周丽萍的後面,一边走一边说着脏话。今天高光不在,我和於涛有点放肆,周丽萍也显出一些浪气。
“大尿壶,听说你天天尿床,是真的吗?”于涛学着高光的样子问。
周丽萍的外号叫大尿壶,是高光给起的,据高光说,周丽萍有个毛病,天天尿床,周丽萍听於涛喊她外号,她很不高兴。
“你妈才天天尿床呢。”周丽萍回敬了一句。
我一听哈哈大笑。
“☆,大尿壶,你说谁妈尿床?”於涛有点恼羞成怒。
周丽萍有高光撑腰一点也不怕於涛,“说你呢,说你呢,气死你!”她一边作着鬼脸一边说。
这时,我们拐进了一条胡同,刚拐进去,高光就领着三个地赖把我们拦住了,严格地说,是把我拦住了。
“二林子,你今天在稻田地干吗使劲看周丽萍?”高光怒不可遏地问。
我一听,不对劲,高光今天是冲我来的,看来劳动回来的路上他不知去向,原来是去会人去了。
“周丽萍又不是你妈,我看怎麽了?”我有山东人的倔劲,毫不示弱地回答。
“你看我马子就不行。”高光说话的语气像喝了一缸的醋。
他话音刚落,抬起一脚踹在我的裆部,我当时捂着老二就在地上滚了起来,高光会的那三个小子也上来踹我,我捂着头,满地打滚。
“☆,高光,一个楼住着,你还真打呀!”多亏於涛仗义,他上前拦住高光骂道。
高光不敢对於涛怎样,因为他爸是派出所所长。周丽萍被打仗的场面吓得直哭。
高光打完我,搂着周丽萍,对那三个小流氓一挥手扬长而去,嘴里还唱着:“挺大个老爷们,没有卵子子儿。”
“高光,☆,你等着,等我哥回来,我让他好好收拾你。”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骂。
那时,我在外面挨了欺负,都是我哥替我出气,於涛这回挺够意思,没和高光混在一起,这让我从内心把于涛和高光划分成两种人,以前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同类。
我一瘸一拐地往家走,离那四座红楼还挺远,就听到了二胡声,我心里高兴极了,那是我哥拉的,这四座红二楼没有别人会拉二胡,只有我哥会,看来我哥从青年点回来了。我转念一想,不对呀,又不是节假日,他怎麽回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往家跑。
跑到楼跟前,我哥正坐在家门口拉二胡呢,拉的是《赛马》,高光他姐也在。
我一看高光他姐,就想起了高光,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哥看见我也很高兴,他把二胡递给高光他姐,一把将我抱住。
“臭小子,又长个儿了。”我哥高兴地说。
“哥,高光刚才会人打我,踢我老二,差点把我踢死。”我委屈地说。
我哥一听就急了,“你弟弟行啊,玩得挺凶啊!”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高光他姐说。
高光他姐叫高梅,一直追我哥。我哥九年级时,就有一个弹柳琴的漂亮女孩追他,他们都是校乐队的。那时也没有初中、高中之分,最高年纪就是九年级。
“宝禄,我弟弟现在越来越不象话了,回家後我告诉我爸收拾他。”高梅见我哥生气了,一脸温柔地说。
当时,我哥并没有看上高梅,因为有市房产局局长的双胞胎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和我哥在一个青年点,姐俩狂追我哥,条件比高梅强多了。
“高梅,反正我弟弟不能白挨一顿打,你爸要是不管高光,我只好替你爸管他了。”我哥从高梅手中夺过二胡,冷冷地说,然後搂着我进了家门。晚上,在饭桌上,我爸问:“宝禄,入党申请怎麽样了?”
“正在争取。”我哥一边吃一边说。
上次我哥回来说写入党申请书了,我爸听了特高兴。可是,我妈却关心市房产局局长家的双胞胎女儿。
“宝禄,房产局局长的两个千金你看上哪个了?”我妈试探地问。
“妈,我还没想好呢。”我哥脸红着说。
我哥这次回来,就是想见见双胞胎千金的父亲,也就是东州市房产局局长。
“这门亲戚攀上不容易,宝禄,你可别犯糊涂!”我妈特势利地说。
我哥最烦我妈说这事,“妈,”他岔开话头说,“你手里的《红楼梦》给我看看呗。”
“小祖宗,小声点,”我妈一听就急了,“那本书你还不能看,那是‘封资修’,让人发现了可不得了。”
“妈,其实我们青年点私下里看这种书的人挺多的,有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有看《牛氓》的,有看《青春之歌》的,甚至还有人看手抄本的《第二次握手》呢。”我哥毫不在乎地说。
“宝禄,我们家再也经不住折腾了,你在农村要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少看这些杂七杂八的书,真要想读书,好好读读《毛泽东选集》。”我爸一脸严肃地说。


我听不懂我爸我妈和我哥的谈话,满脑子想的是看于涛他妈那本妇产科的书。
晚上睡觉时,我望着窗外的月光,脑子里充满了成长的忧郁。我不知道我何时才能长大,像我哥那样可以找物件,像许多成年男人那样,可以看到成年女人的身体。
少年的我,对成年女人的身体充满了渴望与幻想。我在澡堂子里看过男人们晃晃悠悠的生殖器,也看见过我爸的,但我爸的与王德良的比起来小多了。我从未见过像王德良那麽大的东西,我当时就想,女人们一定喜欢王德良,因为他那东西太大了,简直跟活驴的差不多。
但是,王德良在珍宝岛当兵时落下了老寒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他一直没有结婚。其实,王德良语文讲得一点也不好,画画却是一流的。要不是老寒腿,他不会这麽早转业,他可能当上连长、团长什麽的,因为王德良特聪明。
可是,王德良并未结婚,不知道他见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反正女人的身体对我是个迷,我对这个迷充满了想像。
我想像过高光他妈的身体,也想像过周丽萍的身体,我发现周丽萍的胸越来越大,大得快赶上高光他妈的了。我不知道她们的生殖器是什麽样子,周丽萍的和高光他妈的一样吗?
高光他妈在高光小时候领他去女澡堂洗过澡,这小子八岁前还去过女澡堂呢!我从小洗澡从来都是我爸领着去男澡堂,所以我对女人的身体一无所知,甚至连我妈的身体在我记事後就没见过。
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正处在向男人转变的发育阶段,却没有人向正确的方向引导,我苦恼极了。
我和奶奶躺在床上,奶奶很快就打起了呼噜,我却望着窗外的月亮无法入睡。我在想女人,充满了犯罪的快感。
在那个封闭而无聊的年代,一个男孩有了性萌动,他却把这种萌动深藏在心里,只能用想像用无限的遐想解决问题,而且为这些污七八糟的想法而羞愧。
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成长的烦恼,只知道有这种想法的人一定是不正经的,而我却为这种不正经而兴奋。


我哥在家住了一个星期,在这一星期中,他去了市房产局局长家一趟,回来後就像受了刺激,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他说,“妈,她们家居然有地板,穿拖鞋。”
她们就指的是那对双胞胎千金,姐姐叫大双,妹妹叫小双,他们都在追求我哥。
我哥比我长得帅,很讨女孩子喜欢。我妈对我哥的怯懦很生气,她大骂我哥没出息,我哥却说,他这不是没出席,而是有自知之明。
我哥回青年点了,回青年点之前,他狠狠地揍了高光一顿。我哥警告他老实点,别再欺负我。高光被打以後,很长时间没跟我说话。
後来,我哥来信说,他和高梅搞对象了,我妈看了信後很生气。
“你儿子和你一样没出息,放着千金小姐不找,非找那个婊子的女儿。”我妈对我爸说。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麽骂高光他妈是婊子,也许我妈嫉妒高光他妈长得漂亮。
“你小声点,别让人家听着!”我爸紧张地说。高光家就在我家楼下。
“瞅你那个熊样,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我妈就瞧不起我爸怯懦。
最近,我爸的副校长被拿下了,据说是高光他爸搞的鬼,我不明白我爸在学校,高光他爸在区革委会,井水不犯河水,为什麽高光他爸要害我爸。
这几天,我爸没有上班,在家反省,写检查,爸爸情绪很坏,经常偷着抹眼泪。其实,我爸写了几份检查了,但没过关,上边认为不深刻。
後来事情越来越严重,我爸白天接受审问,晚上写检查。审问时,我爸不仅要撅着,而且还要对着烧红的炉子烤。春天快过去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我爸被烤得头晕目眩,满头大汗,有一次险些晕倒在炉子上。
我爸被折磨了一个多月後,被发配到一个叫草滩农场的地方劳动改造,家里一下子就剩下了我一个男人。
我爸走後,我妈心情不好,她就拼命地虐待我奶。我见奶奶可怜,就从高光家鸡窝里偷了一个鸡蛋,煮熟了给奶奶吃。
奶奶不舍得吃,一直放着,不料被妹妹发现,妹妹不懂事,告诉了我妈。我妈骂我奶老不死的,还把鸡蛋抢了去。
那年头鸡蛋很稀罕,奶奶哪舍得吃呀,她一直给我和妹妹留着,结果鸡蛋便宜了妹妹,因为她告密有功。
我妈对这件事借题发挥,不依不饶,骂奶奶是丧门星,说我爸出事都是我奶方的。我心疼奶奶,看不惯我妈的做法,和我妈顶了起来。
“妈,你对我奶太过分了,我爸知道了会伤心的!”
“小兔崽子,从小你就吃里爬外!”
“妈,你太凶,不孝敬老人,不是个好妈妈!”
我妈气坏了,她“啪”地打了我一个大嘴巴,打得我眼冒金星,她还要拿笤帚疙瘩打我,我赶紧开门跑了。
“小王八犊子,有能耐你别回来!”我妈在後面骂道。
我对我妈虐待奶奶早就看不惯,我决定不回家,给我妈一个教训。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到大沙坑。
六月份的水还有些凉,我很远就看见有人在大沙坑里游泳。
我天生对水就有感情,还在山东老家的黄河岔子里学会了搂狗刨,我喜欢扎猛子,而且在水中特能憋气。
我快速跑向河边,原来在水里洗澡的是高光和於涛,岸上坐着周丽萍。
周丽萍见我跑过来,眼睛里放出来一种很柔情的光,这种光是我做梦才见过的。我发现自从高光会人打了我以後,周丽萍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我知道女生的心就是比男生软。反正上次我哥把高光也揍够戗,大家扯平了。
自从高梅追求我哥并确立关系後,高光也主动与我说话了。我是一个不记仇的人,就又和高光、於涛在一起弹玻璃球,踢足球了。
高光和於涛见我跑过来,便在水中大喊:“二林子,下来,下来!”
“水凉不?”我兴奋地问。
“不凉,一点都不凉!”高光挥手说。
“下来吧,老好玩了。”於涛一边用水撩我一边说。
“刘宝林,别听他们的,会感冒的。”周丽萍关切地说。
我被周丽萍的关心感动了,大胆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脸被我看的微红起来。我不能让高光和於涛小瞧了,二话没说,脱了衣服就下了水。
高光和於涛的水性都不如我,我是在山东老家黄河岔子里练出来的水性,我一个猛子紮入水中,很长时间也没上来。
“不好,高光,”周丽萍吓坏了,大喊起来,“刘宝林这麽长时间没上来,八成出事了,你们俩快去救人!”
周丽萍这麽一喊,高光和於涛也急了,他俩分别扎猛子找我,但他们的水性不行,脑袋紮在水里,屁股却露在外面。
我们是穿着裤衩下水的,一游起来裤衩子老掉,高光和於涛就把裤衩子扔在了岸上,所以,高光和於涛一扎猛子,白花花的屁股让周丽萍看了个正着。
“臭流氓,高光、於涛,你们俩一对臭流氓!”周丽萍大叫着转过身去。
高光和于涛根本顾不上周丽萍,他们以为我淹死了呢,害怕极了,就在这时,我手握一把泥巴,从水里钻了出来,钻到高光和於涛的後面,用泥巴照着他们的屁股打过去。这两个家伙正屁股朝天往水里紮,却遭到突然袭击,他们钻出水面,发现我正在偷袭他俩,便合夥地向我袭来。
我看得出来这两个小子想联手呛我,这也是我在山东老家小清河里常玩的把戏,这种游戏是很危险的。
有一次,在小清河里,我就差点被小夥伴给呛死,多亏有一条汽艇开过来,他们才罢手。後来我苦练游泳,着实教训了那个家伙。
高光和於涛想占我便宜,简直就是小菜,结果我让这两个小子喝了一肚子水,直到他俩告饶,我才罢手。
“大尿壶,把我裤衩扔过来。”高光喊道。
“太脏了,我才不碰呢。”周丽萍禁着鼻子皱着眉毛说。
“那我们可上去了。”於涛用威胁的口吻说。
“别别别,我扔。”周丽萍羞红了脸说。
她把裤衩扔到了水里,我们穿上裤衩游上了岸,赤条条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大尿壶,把烟递给我。”高光懒洋洋地说。
周丽萍从高光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丰收牌香烟,这是当时最便宜的香烟,八分钱一盒,高光抽出一根递给於涛,又抽出一根递给我。
“我不会抽。”我不好意思地说。
“二林子,一个男人连烟都不会抽,哪个马子能看上你,大尿壶,你也抽一根。”高光露出瞧不起我的神情说。
高光说完,把烟盒扔给周丽萍,周丽萍很熟练的接过烟盒抽出一根,和高光叼在嘴上的烟嘴对嘴地点着火,手搭在我肩上抽了一口,然後把烟慢慢地吐在我的脸上。
我一边闻着烟味儿,一边闻着从周丽萍身上散发出来的雪花膏味儿,下身一阵反应。我没想到,周丽萍也会抽烟,而且抽起烟来真像个马子。
周丽萍抽了几口後,把她的烟递给我说,试试吧!我挡不住她的诱惑,接过烟抽了一口,呛得我一个劲儿地咳嗽。
“二林子,好样的,这才够哥们儿。”高光兴奋地说。
“我想拉屎。”於涛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叼着烟说。
“在山东老家,我们在河边拉屎都是在水里,你们猜,在水里拉屎,屎是沉下去还是漂上来?”我卖弄地说。
“真恶心!”周丽萍咧着嘴说。
“当然是漂上来了。”高光把烟头往水里一弹,很有把握地说。
“不对,肯定是沉下去。”於涛争辩道。
“打赌!”高光说。
“赌就赌,赌什麽的?”於涛不服地说。
“如果我赢了,你把你妈的妇产科书借我看两天。”高光诡谲地说。
“行,如果我赢了呢?”于涛傻呼呼地问。
“让大尿壶给你当一天马子。”高光淫邪地说。
周丽萍一听就不愿意了,“高光,放你妈的屁!”她气愤地骂道。
“大尿壶,别给你脸你不要脸,再说了,於涛肯定输。”高光嬉皮笑脸地说。
我看着两个混蛋胡闹,觉得特开心,说实话,我从心里有点怕高光,这小子比狐狸还精,鬼点子多,手还黑,上次他踢我老二一脚,差点没把我踢死。虽然我天性怜香惜玉,看着好看的周丽萍挨欺负,心里特想打抱不平,但是,我知道周丽萍不喜欢我这种懦弱的性格,她天生就喜欢坏男孩。这一点与她的美貌并不相称。
於涛二话没说,就跳到了水里,他在水中又脱了裤衩,扔在了岸上,只见他憋足了劲儿拉屎,不一会儿,在他後边就漂上来一个屎蹶子。
“☆,於涛,你输了,你输了!”高光手舞足蹈地大喊。
於涛还不知道屎漂到了身後,“高光,你胡说,谁输了?”他不服地问。
“你回头看看。”高光得意地说。
於涛回头一看,屎蹶子差点漂到嘴里,他恶心地快速向岸上游,没穿裤衩子就往岸上跑,吓得周丽萍“哎呀妈呀”地跑了。
高光和我站在岸上哈哈大笑,这笑声孕育着特殊年代少年成长的特殊性。
天黑了,我和高光、於涛走到我们家楼前,我说:“我肚子疼,想上厕所,你们先回家吧。”
我没告诉他们我不想回家,他们回家後我真去了厕所。
那时,在荒原上,不仅孤零零地有这四座红楼,还有一所用红砖砌的厕所。厕所在夏天散发着恶臭的气味,乳白色的蛆满地爬,撒泡尿能冲下去十几条白蛆。冬天拉屎一层一层地往上冻,金字塔冲出蹲位,塔尖甚至能碰到屁股。
厕所不大,男的只有三个蹲位,女的只有两个蹲位。关於女厕所的蹲位,我是从厕所後面的茅坑处得知的。
当时,大粪是个宝,早晨,农民经常赶着马车来掏粪,夏天用大马勺往桶里舀,再往马车里倒;冬天用铁铲铲,再下到茅坑里往车上用铁锹装。
厕所的墙上画满了污秽的画,这些画有高光画的,有於涛画的,我愿意看,但我没画过,不过,我知道有的大人也在上面画过,因为有的字不像小孩子写的。
我在厕所里撒了尿,刚走出厕所就看见高光他妈穿着干部服走进女厕所,一下子又触动了我关於成年女人身体是什麽样的神经,我真想冲进女厕所好好看看高光他妈什麽样,满脑子想着我进去後,高光他妈怎麽顺从,可是,我可以漫无边际地想,就是不敢。
不过,我这麽一想,下边控制不住地硬了起来,我又回到男厕所听高光他妈尿尿的声音,那哗哗的声音刺激得我没办法,我只好掏出家伙自慰,其实,我也在男厕所看见有的大人拿着家伙自慰过。
高光他妈的这泡尿撒得很长,我从心里不希望她尿完。我自慰到高潮时,他妈的尿停了,就听见他妈系裤腰带的声音。我对高光他妈充满了想像,最後的难耐终於挣脱了,我把满手粘糊糊的东西摸到墙上。
我已经在墙上抹过好多回,但是,我知道这墙上的印记不光是我的,有高光的,也有於涛的,当然还有一些大人的。当我走出厕所时,高光他妈早已不见了踪影,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充满了惆怅,许多事情涌上心头。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那麽渴望看成熟女人的身体,我不知道为什麽周丽萍她爸被打成“国际流氓”,我不知道为什麽妈妈对奶奶不好,我不知道为什麽妈妈喜欢看《红楼梦》,还经常把自己比做林戴玉。难道林戴玉对她奶奶也不好?我更不知道为什麽爸爸当着好好的副校长,突然就被罢免了,还挨审查,挨批斗,现在居然被发配到草滩农场劳动。
想着想着,我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了起来,我饿极了,想吃东西,却不能回家。不知不觉来到了周丽萍家的後窗。
周丽萍家把西山,在一楼周围用栅栏围成了小院,栅栏上开满了牵牛花,小院里种了一些苞米和蔬菜,我顺着苞米的垄沟向她家後窗望去,周丽萍正在厨房擦身子。

我爱上了女老师的美丽身体_校园情色_,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