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1~6)_校园情色_




(一)

  家怡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由於学业成绩优异,故毕业後很快便成功地
考取到一份政府工,在这经济不境的情况下,实在叫人羡慕不已。

  加上她样子甜美清秀,身材骨肉匀称,更使许多同期的女同学生起妒忌之心
。但事实归事实,她的确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美人胚子。

  基於部门的要求,每位新入职的同事都要经过身体检查并有一份合格的验身
报告方能正式上任,家怡当然也不例外。

  星期五的下午,家怡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去作身体检查,但星期一便要上班了
,如何赶及拿到验身报告呢?忽然她想起amy,amy是她的大学同学,现在
医院当见习护士。

  家怡立即致电给她,希望她有办法解决。结果令家怡喜出望外,因为amy
说可以为她安排所有检验在星期六上午进行,并且下午五时之前便可得到报告,
这不是正合家怡的心意麽?星期六上午9:15家怡迟了15分钟才到达医院,
amy正在大堂等她。

  家怡:「sorry,要你等我,真不好意思,还赶得上时间吧?」

  amy:「不要紧,但行动得快一些,否则错过了某些检查项目的服务时间
,你的报告便要延迟至星期二才完成,因为有个别部门是星期一休息的。」

  「快跟我来!」边说边拖着家怡的手,乘升降机至5楼。

  9:25

  amy领家怡进了更衣室,说:「快脱掉衣服吧,我现在去拿袍子给你。」

  然後急步离开,家怡只好照吩咐脱去衣服,等候amy回来。家怡为了方便
检验,故穿着十分轻便,只有一件浅蓝完的连身短裙,而白晢的腿上则着了一对
朴素的布料便服鞋。因此,家怡只是把背後的拉链一拉,就轻松地脱下了唯一的
外衣,然後穿着内衣裤等待amy。

  不久,amy回来了,说:「由於今天本是没有booking的,所以全
部袍子都运走了去清洗和消毒,我找了又找,才找到一件旧的,将就点吧!」

  当amy见她还穿着内衣裤时,说:「为什麽还没有准备好?检查时是不能
穿任何衣服的,快些脱光吧!」

  家怡接过了袍子,细看一下,不禁叫了出来:「哗……背後一条带子也没有
,怎可能穿?岂不是让人从背後看光吗?」

  再看真些,发觉袍子的长度也有问题,只能遮掩到大腿根的位置,稍微移动
也会春光乍泄。

  家怡:「不可能光着身子穿着这件又破又暴露的东西,请你找真点吧!」

  amy语气加重的说:「你已经迟到了,时间不够的,还浪费时间去找东找
西吗?」

  家怡自知理亏,一时答不出话来。amy乘势地说:「还呆着想什麽?赶快
换上袍子吧!你先要量身高、体重,跟着要照X光、超声波……总之得快点动作
才可。」

  家怡终於无奈地接受现实,把胸罩和内裤也脱下来,AMY看见一丝不挂的
家怡,心里生起些微妒意,因为AMY本身亦是美女一名,但多年来在同学的品
评中,无论是样貌、身材,她都被认为是及不上家怡的,就连学业成绩和毕业後
的际遇,也是家怡稍胜一筹。

  现在家怡赤裸裸地在她面前,AMY更加感受到自己比不上人,好像家怡的
乳房比自己的丰满和坚挺;皮肤又比自己更细嫩白晢;腿也修长一些;腰亦比自
己纤幼……一时之间好像处处都不如人家。

  而家怡穿上了该件暴露的破袍後,发觉实际出来的效果比想像中更加差。

  袍子非常细小,连下体的阴毛也不能完全遮盖,隐约可见,家怡要刻意将袍
子拉下少许才可盖过阴部,但由於袍子本已是不合身的,当她将前幅往下拉时,
便令到整个背部裸露出来,然而如果要减少背後的暴露,则会露出下体,加上医
院的冷气,家怡的乳头不其然变硬了,明显地胸前的位置隆起了两点,任何人看
到她这个样子,一定联想到袍子下的诱人裸体。

  家怡也不知如何取舍,但无论她怎样穿也好,都是极其完荡诱惑的打扮。

  9:35

  「首先去量身高和体重。」AMY也不理家怡是何等的尴尬,二话不说的便
拖着她出了更衣室,让家怡的衣服留在那里。

  家怡:「我不能这样出去的……」但AMY已经将她拖了出更衣室。

  一踏出更衣室便是走廊的尽头,家怡看到走廊没有其他人才松一口气,但A
MY又继续拉着她往走廊的另一方前进。

  因为步伐比较急促,家怡身上的袍已失去了遮盖身体的用途,一来袍往上缩
,下体完全地裸露;二来背後没有带子绑上,袍便分向左右地飘扬着,此时若有
人从後看见她,就等於看到一个背部全裸的女人一样。

  这时的家怡就只有正面的上半身是有遮蔽之物的,在走动中,下半身和背部
是完全的裸露。家怡的思想开始放慢了下来,只想着到达下个房间之前别要遇上
其他人等。

  家怡问:「要往那一个房间?要行多远?」

  AMY:「在走廊的另一面,最後那一间。」

  家怡望望走廊,估计不过是二、三十米距离,心想:「很快便到的,该不会
有人看见吧。」

  但行至中途,她才知道原来走廊的中央是升降机等候处,而且刚巧有两名护
士正在等候,家怡即时停下了脚步,然後用手把袍往下拉,意图遮住露出的阴部
,但情急之下竟然过份用力,把那件本又破又旧的袍弄至出现两大道破口。

  本来以该件袍的尺码,还可以遮掩到上半身的正面及两则,但刚才那一下无
情力,却将袖口对下腋窝位置的缝合位撕破了,以致身体两则的布因为失去承受
力而坠下来,从则面也可以看到家怡乳房边缘的形状。

  这时的家怡,除了有两只短袖子外,就好像温泉出浴的女郎般,全身赤裸,
仅以一片小毛巾虚掩着前面的重要部位。

  幸亏她还懂得禁口不声,以免惊动了那两个护士回头观望,否则让她们见到
自己如此暴露地在公众场所,她不羞死才怪。

  但AMY却说了出声:「你干什麽呀?这是唯一的袍子,你今天整日也要穿
着它到处去作检查,没有别的可以替换了,小心点好吗?!」

  幸好声音不大,没有被听到,但家怡已经害羞得很。

  AMY跟着说笑似的加上一句:「除非你打算脱光光,来个医院裸体一日游
吧!」

  家怡听见AMY这样说,不但感到极度的羞耻,更有点恐惧:「不,不,我
会小心点的,但真是要我整天也穿成这样子吧?」

  AMY:「不是说笑的,即使有新的,你也没时间换。」

  AMY看了看手表,说:「现在9:35,你必须在9:50前去到X光室
报到,这是今天唯一的空档时间,否则要到星期二才有空档,所以我们现在要尽
快完成量体重和身高,然则赶快去4楼的X光室。」


(二)

  家怡继续狼狈地跟着AMY行,终於进了她今天难忘之旅的第一站,那是一
个敞大的房间,像是间小型诊所似的,里头又间隔了几个小房间,应该是有个别
用途的,但今天就似乎没有人使用。

  她们关上门後,家怡终於可以呼一口气,因为这里总算没走廊那麽公开,她
的丑态也不至於尽现人前,再看真一点,原来只有一名女职员在守候着。

  女职员漫不经心地瞟了家怡一眼,然後吩咐家怡:「原来就是你吗?这房间
在星期六本应是闲着的,今次可是特别为你而服务呢!」

  家怡知道她是蛮抱怨的,便道:「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女职员:「那你现在先脱下袍子,然後到後排第二个房间等我吧。」

  家怡心里极其不安,暗道:「那岂不是要全裸示人?真有此必要吗?~~算
了吧,免得人家以为自己是专找麻烦,脱光便脱光吧。」

  因为当时只有amy与女职员二人,而且均是女性,於是家怡便说服了自己
脱光,全身赤裸的步往房间等候量体重和身高。

  女职员:「袍子就放在那你身旁那张床吧,出来时再穿上。」

  然後又取笑说:「其实都破得不成样,穿与不穿也没大分别啦,哈哈……」

  amy:「别笑人家了,人家身材那麽好,暴露一些也不是坏事呢,你赶快
工作吧!」

  家怡此时已脱得光光的,被他们取笑一番後,更是尴尬非常:「请别笑我了
,我也不想这样子的……这身装扮实在太暴露了,幸好今天这里不太多人,否则
定羞死我了。」

  家怡边说边以双手掩藉乳房及下体,然後低下头的向着後排其中一个小房间
去了。

  家怡的背面全裸原来也是美得很的,均匀的身段加上一对修长的玉腿,即使
随意走起路来也是阿娜多姿,虽然她没有模特儿那麽高朓纤瘦,但稍微丰腴的身
材反而更显得充满青春和活力,实在连女性也会看得妒忌,何况家怡拥一副清纯
的脸孔,在样身貌身材兼得之下,说她是周迅与吴佩慈的混合体也不为过,难怪
有人抱怨上天之不公,竟然让她集众多优点於一身。

  amy看着裸体的家怡是如此的完美,心里更不是味儿,过往一幕幕情景也
浮现出来,就如当年校庆司仪一职原本是amy的囊中物,但最终却因为家怡得
到较多男同学的支持而取代了她;又如她本可代表学校成为某杂志的封面人物,
但学方却以家怡的形象较有书卷气为由,采用了她……然而amy表面上仍然很
大方的与家怡相处,没有任何不和。

  但这几秒的时间,却足以令amy勾起众多前尘往事,她深信如果没有家怡
的存在,她的际遇定会不一样,所以当她看着美态撩人的家怡,反而更觉得她讨
厌。

  家怡终於步进了小房间,赤裸裸地等候着女职员来为她量体重和身高,忽然
外面传来开门声音,有两个推着收集车的工作人员来了,问道:「那堆床单是否
可以收回去清洁?」

  女职员也懒得回头看清楚,只是一边行向家怡的房间,一边答:「总之你们
见到是用过的便拿走吧。」

  於是两人便将床上那几张床单及上面的破袍也一并放进收集车,amy看到
家怡唯一可以遮蔽身体的袍子快要被拿走,但她没有打算阻止,她面上更闪了一
霎得意的笑容,似乎心有所想。

  amy大声的对房中的家怡说:「我要先走,早一步往4楼的X光室打点,
你随後跟着来吧!」然後便开门出去了。

  家怡回答:「我不知懂不懂得去啊,等等我吧。」

  可是amy一早已不在房间了,家怡再呼唤amy,但发觉外面没有声息,
便知道amy已真的离开了,心里不禁感到担心及不安,因为当她一想到要独个
儿穿着那件衣不蔽体的袍子行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更要由5楼去到4楼,她实在
觉得害怕和羞涩。

  但家怡更意想不到的是,实际的情况比她所想的还要差得多,因为那件她不
愿穿上的破烂袍子已经不知所纵了,即使想穿也不能穿。 (三)

9:45AM

  终於完成了量身高和体重的程序,站在电子磅上的家怡仍然是赤身露体,她
还是心不在焉地担心着一会儿後如何在衣衫不整的情况下独自去到4楼的X光室
,忽然房间的内线电话响起来,原来amy已然到了X光室,於是致电到此催促
家怡快点离开。

  amy:「霞姐(女职员),我的朋友量好了吗?快叫她下来X光室,快1
0时正了,还有4分钟时间而已!」

  霞姐:「刚量好了,我现在便叫她立即来吧。」

  转头便向家怡说:「是amy来电啊,她说你要10时前到X光室,现在已
是45分了!」

  家怡一听之下,思绪立刻回到现实,鞋也没穿便从间隔奔出大房,想快快穿
回衣服企图尽快赶及10时前到达下一层的X光室。

  但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因为刚才脱下摆放袍子的床已变得空荡
荡,不但一大堆床单不见了,连家怡唯一可以蔽体遮羞的袍子也失踪了。

  家怡急得慌张起来,质问女职员霞姐:「我的衣服去了哪里?怎麽可能不见
了?你不是应该替我看管着的吗?」

  霞姐像是爱理不理似的:「可能是刚才清洁员工连同床单一并拿走了吧,反
正破成那样子也不能穿的了。」

  家怡见着她如此不负责任的态度,生气的说:「我就是没有选择下只有那袍
子可以穿,现在连它也失去了,你教我怎算好!我现在赤身露体,怎样去X光室
?别呆着坐,快帮我找衣服吧!」

  霞姐:「干吗这麽凶!我的职责是为你量身高体重而已,怎麽把我当作你的
佣人,要我替你看管衣服麽?你没衣服穿是你的事,可不要算到我的头上。另外
,我告诉你,这房间没有任何衣服可以找给你,你也看得见吧,这里现在确实连
一张床单也没有剩下来的。」

  家怡开始乱了:「那你也总得替我想法子,难度要我赤条条的行去4楼吗?


  霞姐:「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实在没法子嘛,现在已46分了,即使我
找得衣服给你,你也没时间穿吧,我看你不如先去了X光室再想下一步好了。」

  家怡:「先去了X光室再想?别开玩笑了,你当我是傻的麽!X光室在4楼
啊,外面走廊是公众地方,又要乘升降机,我怎可以赤裸裸的走出去,给人家看
见怎麽办?」

  霞姐:「唏,我倒有个办法让你不用行经走廊,也不用乘升降机,便可到达
楼。这房间其实有後门连接走火通道楼梯,你可以直接通往4楼。」

  话也未说完就着拖着家怡的手往後门行去。

  家怡知道霞姐想带她从後门离开,心下大惊,喊道:「不,我没有穿衣服的
,怎可以出去……」

  霞姐:「还犹豫什麽,你没时间的了。放心啊,这楼梯平常是没有人会使用
,加上今天4楼应该没有对外开放,你到了4楼後,一出楼梯门口第2个房间便
是X光室,距离很短的,所以你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一边说着,已推开了後门,正准备推家怡出去。

  这时,原本以为裸露是不可能的家怡已动摇,开始相信霞姐的话,认为这是
可行之法,但仍有疑虑,问:「慢着,走火楼梯的门不是只可以出,不能进的吗
?我如何开得了门?」

  霞姐:「我一会儿立即致电amy,叫她到楼梯开门给你接应便可以啦,快
下去吧!」

  说着,把家怡从房间推了出去,心乱如麻的家怡也失了方寸,并没有反抗,
不知不觉间已整个人离开了房间,形成了一幅梯间裸女露出的奇景。

9:47AM

  呯的一声,房门关上了,家怡蓦然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站医
院的走火楼梯之间,一时之间羞怯得满面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但她仍记得自己要赶快下到4楼的X光室,於是即刻提步起行,可是当她才
一起步,随即感到脚底传来冰冷的感觉,此时她又发现自己多了另一重尴尬。

  原来刚才情急之下令她分心,她一直没有为意自己是赤着脚的,现在的家怡
不单只身无寸缕,更是没穿鞋子,是实实在在全身赤裸了。

  家怡全裸地身处医院这陌生的公共空间,她深深地感受到那份恐惧和羞耻,
她既害怕前面的路程会有人突然出现而看见自己此刻赤身露体的丑态,但又明白
此地不宜久留,因为她知道快要10时正了,於是唯有鼓起勇气向4楼进发。

  家恰实在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一丝不挂地在医院的楼梯行走,这种近乎暴
露狂的行为令家怡感到极度的羞耻,她也不知道万一这情况给其他人看见,她会
如果面对。总之,在这一刻她就是不敢去想,希望不会出现令她狼狈的後果。

  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家怡知道AMY将会是第一个看见她这丑态的人,可
是她亦知道这是不可能避免的,唯有希望AMY能帮她尽快脱离这情况吧。

  不一会,家怡已到了4楼的门口,她尝试拉动门柄,但结果确实如她之前所
料一般,这种门是不能从外开进内的,因为是为了保安的缘故。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家怡仍未见AMY的出现,开始有点心慌了,一时间各
种不同的坏情况都一一浮现脑海:「难度是霞姐没有通知AMY?」、「难度X
光室不是在4楼?」、「如果AMY不来开门,我如何是好?」、「万一是其他
人开门的话,我不是被看光光吗?」、「如果被人看见,而且是个男的,我岂不
要在地上挖个洞躲起来?」、「会不会退回刚才的房间比较安全?」

  就在家怡还在思索之际,忽然门动起来了,似乎是有人要往楼梯出去,家怡
正心中暗喜以为是AMY前来开门接应他,但却听到门外传来的是两个男人的谈
笑声。

  这一突变令家怡大吃一惊,她知道若他们看到她的话,便什麽也完了。

  一个女子脱光光地在楼梯间出现,连鞋子也没有穿,这样子必定被以为是变
态的,是暴露狂,以後还有何面目见人?但家怡也知道要走也来不及了,无论往
上还是往下走都一定快不过他们,被发现是必然的,一向聪明冷静的她心下一闪
,决定大胆的博一博运气,她选择躲在门和墙角之间,希望他们不会回头,待有
利空间出现便快步闪进走廊,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家怡明知这是个危险的决定,成功不被发现的机会可能连一半也没有,但却
实在是当时唯一而且最佳的办法。

9:48AM

  门被打开了,果然不是AMY,是男人,但不是两个,乃是4个,原来是一
行4人的维修工人,他们在4楼完成了某一些工程正要离去,难怪霞姐说今天4
楼不会对外开放了,原来如此。

  赤裸裸的家怡此刻就只可以夹在门和墙壁之间的空隙,不敢有任何声完举动
,因她唯恐一有不慎,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呼吸声,便有可能便发现,那时她将会
一丝不挂的暴露在4个陌生男人面前,全身上上下下都会被看光,要躲也没地方
可藏……後果如何,实在不敢想像。


9:48AM

  大学时期的风头趸,曾是迷到台下众多男生的校庆司仪,又是代表学校的杂
志封面人物,带着书卷气的外貌和气质,如此的一位美女,现在正脱得一丝不挂
的在医院内游走,在随时都有人行经的楼梯间裸露着不曾公开过的少女身体。

  家怡可曾想到自己竟会陷入这样令人羞耻的境况。家怡此刻不但赤裸地站在
一个陌生的公共空间,而且与四名男子更只有一块木板之隔,她面对随时被发现
的危险。只要他们其中一个稍一回头,便会发现原来正有一幕如此香艳刺激的场
面等候着他们揭开。

  身无寸缕,匿藏墙角,面对着这困局,家怡实在无计可施,既无路可退,更
不可以突围而出,唯一可以做的是──等,等待这四名男子离开,还要求神拜佛
叫他们千万别回头看……这一切都使家怡惶恐不已,尤其是一想到要当着四个男
人面前赤身露体,她的身躯更不其然的颤抖起来,加上梯间的气温较低,令到家
怡震动得更是厉害,连两颗娇嫩的乳头也冷得挺立起来。

  但意想不到的是,这种外在生理变化却竟然令家怡产生出一种由外而内的反
应,乳头勃起的身体感觉居然使家怡在这不应该的场合生出不该有的兴奋。

  虽然如此,家怡的恐惧当然仍是挥之不去,那份随时将要裸体示众的威胁实
在折磨得她比死还难受。

  就是这不足一秒的开门时间,已令家怡脑海里闪出了无数的负而念头。

  她听着几个人的脚步声步出梯间,他们的谈笑声近在咫尺,再看看自己赤裸
裸的身体,即使未被人看见,但已足够令她羞耻得要死。

  四个大男人再行出了一些,到了楼梯级的位置往下层去,家怡已经可以从门
和墙壁之间的缝隙看见他们的背影,而当最後一人放开推门的手後,防火门亦开
始徐徐自动关上,赤裸裸的家怡已变得完全没有遮挡,她必须把握这短暂的黄金
机会离开梯间进入走廊范围,否则当他们在转角之时便有可能发现梯间原来有人
,而且还是个裸女。

  幸好他们都是向前行,一个也没有回头,否则家怡便得羞死了,家怡也不敢
怠慢,立即动身往走廊去,总之就是要赶在他们行到楼梯转角之前离开梯间,脱
离他们的可能视线范围,时间上其实可能连3秒也没有。

  就在防火门快要关上之际,家怡总算顺利入到4楼的走廊,避过了当着四个
男人裸露身体的一劫,但实际上她的处境还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她此刻仍然是身
无寸缕,而且身处陌生的公众环境,又不知该往哪里去,实在旁徨万分。

9:49AM

  家怡站立在走廊冰冷的地板上,丝毫不见AMY的踪影,更发现自己原来身
处走廊的中间位置,左右两边都有不同的房间,实在不知该是左边第二间还是右
边第二间才是X光室,忽然左边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吓得家怡即时手足无措,心
想这次肯定完了,因为已无处可以藏身了,除非退回防火门之外吧。

  家怡放弃了,只好本能地蹲下来卷曲着身子,希望可以尽量减少身体暴露,
她绝望地看着开门的方向,等候那个将要看见她裸体的人出现。

  开门的人原来是AMY,家怡终於可以松一大口气,但要她赤身露体地面对
着穿戴整齐的AMY,始终是有点儿难堪和尴尬。

  AMY看见狼狈的家怡,露出惊讶的表情:「噢,你怎会不穿衣服便跑到这
里来,胆子真不小啊!」

  家怡站起来,却羞於在别人面前裸露,下意识地以双手遮掩重要部位,回应
说:「我不想的,我的袍子不知哪里去了,我还未想好该怎麽办便给霞姐推了出
楼梯……是啊,她说会通知你来接应我的,为什麽这麽迟呢?我差一点便出意外
了!」

  AMY:「我已经尽快的了,但总不能说走便走,总得交待好事情嘛……什
麽意外?」

  家怡:「刚才我在防火门等你出来,谁知竟然有四个工人推门出楼梯,我险
些儿给他们碰上啊!」

  AMY:「是啊,今天有些修理工程会在这层楼进行,所以不会对外开放,
但却仍有人在工作的,霞姐怎可以要你光着身子走过来的?被人看见怎麽办?」

  家怡:「霞姐说今天4楼应该没有人出入,便叫我放心的去,我连鞋也未来
得及穿便被她推了出梯间。

  唉……别说了,快给我衣服穿,带我离开这里吧,万一有其他人经过便糟了
。」

  AMY:「哎呀!那个霞姐真是!她只叫我到防火门开门接应你,却没有告
诉我原来你是没穿衣服的,我什麽也没有预备啊。」

  这时,家怡已经失了方寸:「那怎算好?快帮我想想吧!」

  AMY安抚家怡说:「别紧张,要冷静啊!你听我说,现已9时50分了,
我先带你去X光室,然後再打算吧,而且那些工人去了别的楼层工作,应该午饭
过会再来的,所以不会有其他人经过的了,放心些吧。」

  家怡变我急燥起来:「你教我如何放心?现在我身上什麽也没穿,还要在这
里行到X光室,我这样子怎可以见得人,那里的人看见也一定以为我是变态发姣
,不然便当我是疯癫!」

  AMY:「你听我说吧!我刚入去替你安排了,X光室现只有一个工作员和
一个病人,都是女的,我代你向她们解释一下便没有问题,大家都是女人,他们
也不会对你怎麽样的,而且你现在一丝不挂的站在这里不是更危险麽?进到房里
总比在公共走廊好些吧。」

  家怡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又看看周围的环境,也觉得AMY说的有理,此
地实在不宜久留,还是离开了再算,加上AMY告诉她X光室内只有女性,心想
即使裸露身体也不致太尴尬,於是同意AMY的提议:「好吧,现在就立即进去
。」

  AMY:「那麽快来吧,不然过了预约时间便白行一趟了。」

  AMY上下打量了家怡的身体,忍不住的笑说:「我今早说说笑而已,想不
到你真的来个医院裸体一日游,不过你身材这麽棒,应该很自豪呢,露一露也不
错啊!」

  家怡被AMY的说话弄得满面通红,低声的说:「你胡说什麽?好身材也用
不着在大庭广众裸露吧,请你待会快快帮我找衣服,我可不想继续赤裸裸的在医
院走来走去,任由别人注视!」

  害羞的表情配衬着一丝不挂的少女身体,实在令男性看的着迷,女性看得妒
忌。

  AMY转身往刚刚出来的X光室进发,再对家怡说:「别害羞呢,跟着来吧
。」

  此时此刻,家怡只好跟住AMY的背後,双手战战兢兢地掩护住乳房和下体
,赤裸裸地一步步行往X光室。

  果然如霞姐所说,第二个房间便是X光室,距离防火门只是10米左右,的
确很快便可以到达,但对於一丝不挂的家怡来说,这段路已足以令她心跳加速,
内心承受不少压力,因为她实在很担心不知哪一个房间会有人突然走出来,随时
发现她赤身裸体的丑态。

9:50AM

  AMY首先开门,在进入X光室前对家怡说:「你在门口等一等,我先入去
交代一下,免得你这样赤裸裸的一闯进去会吓怕人家。」

  家怡:「什麽?在这里等……不好吧……」

  AMY:「怕什麽?两三句说话而已,不会太久的。」

  跟住AMY便内进并关上了门,家怡又再一次变得孤立无援,呆站於门外,
继续无奈地在冷冰冰的走廊上展示其一丝不挂的身体。

  忽然,家怡又经历一种由外而内的反应,变硬了的乳头居然再次使家怡在不
应该的场合产生出不该有的兴奋感觉,为对抗这种不该有的感觉,家怡不自觉地
紧紧的合上双腿,而且站立的脚步亦有些微震动。

  这种夹杂着羞耻和不安的身体反应,是家怡未曾嚐试过的,以致她一时之间
也显得有点混乱。

  忽然门打开了,AMY走出来说:「可以了,待那位女病照过X光片後便轮
到你,我已说明了你的情况,她们明白的,你自自然然的进来,当作没什麽大不
了的样子便可以。」

  家怡随AMY入到X光室,感觉好不了外面多少,那里不太大,但很空旷,
除了一排等候的座椅便什麽也没有,另外建有一个房间,放有一些器材,应该照
X光片的地方。

  家怡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冷冷的座椅令她臀部有点不舒服,但总好过赤裸
裸的逗留在走廊上。

9:53AM

  一位女病人从X光房出来了,她看见家怡全身赤裸的坐着等候,显得有些诧
异,既好奇又不好意思直视,家怡知道自己裸体在此难免令人觉得怪异,所以也
不敢与对方有眼神交流,只好低头默不作声。

  女工作员跟住也步出X光房,对女病人说:「你可以走了,45分钟後可以
到6楼取回底片及报告。」

  然後女工作员对家怡说:「HI,你就是AMY的朋友家怡吧,AMY跟我
说过了,我明白的,果然很漂亮呢!我叫小婷,待仪器WARM UP过後便轮
到你了,稍等一会吧。」

  小婷的态度非常大方得体,彷佛没有发现家怡是没穿衣服的,令到家怡也有
点意外,但她还懂得微笑,礼貌地回答:「麻烦你了。」

  AMY:「家怡,小婷本来还有别的工作要做,特别为你才留多一会儿的。


  小婷:「举手之劳而已,我迟些走也应该不成问题的,反正他们未必急着用
那些东西。」

  家怡:「阻碍了你的工作实在不好意思,改天一定要请你吃饭多谢你!」

  小婷:「服务你也是我的工作,别客气,要请我吃饭也不用改天,就今天吧
,我们三人在医院CANTEEN吃就可以了。」

  健谈的小婷令气氛轻松了,家怡也显得比之前自然,好像忘记了自己仍是光
着身子,回答说:「好吧,我们一起吃午饭,我请客,反正今天的检查应该要到
下午才完成。」

  AMY笑说:「你身上什麽也没有,如何请客呢?」

  此言一出,顿时令放松了的家怡再次尴尬起来,醒悟到自己依然是一丝不挂
,实在不知可以往哪里去,更遑论要到CANTEEN请人家吃饭了。

  小婷也笑了:「是啊,是啊,不过如果家怡愿意裸体去CANTEEN光顾
的话,老板肯定乐意免费招待我们!」

  家怡被她们的说话调戏得非常羞怯:「请你们别再笑我好了!」

  AMY和小婷也见好便停,小婷打圆场说:「好了,仪器应该已经WARM
 UP,可以进来照X光片了,家怡,你跟我过来吧。」

  AMY对家怡说:「我也有事要办,我先出去一会,稍後回来接你。」

  跟着便开门走了,家怡想提提她记得找衣服也来不及。

10:00AM

  家怡按照小婷的指示平躺在床上,等候正式拍摄X光片,小婷则忙着调校各
样仪器按钮,忽然内线电话响起来,小婷接听了,跟对方说:「那东西我已经预
备好了,你可不可以多等5分钟?我一会儿便亲自拿到你那里去,好吗?」接着
便挂了线。

  家怡知道小婷是为自己才误了时间,连忙道歉:「真是对不起,令你这样麻
烦。」

  小婷:「别放在心,小事而已,也不知他们急什麽?不必理会,继续吧。」

10:05AM

  一轮的操作程序过後,小婷说:「完成了,可以起来,你先出去外面坐坐吧
,AMY应该差不多时候回来了。」

  家怡於是如言在外面坐着等待AMY回来,才坐下不到一分钟,有人开门进
来,家怡以为是AMY,但一望之下原来是两名年约20岁的小伙子,家怡立时
大惊失完,「」

  的一声叫了出来,两名小伙子被尖叫声所吓,往叫声方向一看,发现了全身
赤裸的家怡。

  在X光室之内竟然出现一位脱得光光的美丽少女,实在令人觉得不可思拟,
二人被眼前情所吸引,看得入了神,紧盯着家怡的裸体,完全没有回避之意,令
家怡羞得要死。

  家怡身无寸缕,周围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羞,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双手
尽量遮掩乳房和下体,双腿亦紧紧的合在一起,务求身体的重要部份要要被人看
到,可是任由她如何左遮右掩,她一身雪白幼滑的肌肤仍然有9成以上是暴露着
,而且是再两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暴露着。

  小婷出来看看发生什麽事,赫然发现两个男人闯了进来,而且目不转睛地注
视着全裸的家怡,便大声喝令:「你们还不快出去!要看多久啊!」

  二男原来是别的部门派来的杂役,他们也知道看得过份了,急忙转身背向家
怡,面向小婷连声道歉:「莫小姐(小婷),非常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还有病人
在此的,因为上头说你还没有过去,便直接派我们来取那东西,所以……」

  小婷怒不可遏的教训他们:「你们看见人家女孩子没穿衣服,不是应该回避
一下吗?怎可以定睛看过不停,太没礼貌了!快道歉!」

  二男向家怡道歉过後便推着一车子东西离开了,家怡则赤裸地看着他们搬东
西和离去,门关上後,家怡才惊觉自己刚才竟然全身赤裸地与两个男人共处一室
,而且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工作,虽然他们没有或是不敢再向她看过一眼,但始
终是当着人前裸露身体。

10:10AM

  家怡此刻既後悔又疑惑,反问自己刚才为什麽不提出反对,应该要求他们立
即离开房间才是,怎可能让他们继续逗留在此,随时有可能再看到自己裸体的丑
态。

  小婷的发问唤醒了沉思的家怡:「想不到你这麽大方啊!竟然没有赶他们走
?还让他们搬完东西才离去,你忘了吗?你可是一丝不挂的啊!」

  家怡回过神来:「可能是我羞得不知如反应吧,我的思绪也很混乱呢,根本
不知道刚才自己想怎样做,便由得他们继续工作吧,反正我这个姿势,他们应该
看不到什麽的。」

  小婷笑道:「我正在愁这里没有东西可以给你穿,不知你如果离开,看来你
的胆子比我想像的大,应该可以裸体的离开这里吧!」

  家怡:「别说笑了,我没这种勇气,我不想再在医院裸奔了,迟早会出事的
,我等AMY找衣服回来我才会离开的。」

  小婷以认真的口吻说:「可是你不能在这里等得太久,因为10时15分会
有清洁工和技术人员到来进行例行清洁及保养检查,那时就算你不介意给他们看
也必须要离开这房间的!」

  家怡看一看墙壁的大钟,大惊:「已经10时12分了,怎麽AMY还不回
来?教我如何找她呀?」

  小婷:「你别自乱阵脚,一般的验身程序是X光之後会去照超声波,你可以
先往那儿去,我想办法通知AMY到时再去接应你吧……啊!或者她正在超声波
室为你安排中呢?我接内线过去试试吧。」

  家怡已没有主意,只好任由小婷为她安排。

  小婷:「是DAVID吗?AMY在不在你那里?……是……是……好,我
明白了……马上就来!」

  小婷收了线对家怡说:「AMY不在超声波室,不过她已经帮你预约了,你
要现在立即过去,因为其实已经过时了,那里的主管DAVID很好人的,他会
帮助你。」

  家怡:「怎麽可以啊?这岂不是等於要我出去当众裸奔?」

  小婷:「冷静一些,没这麽严重的,超声波室虽然在6楼,但今天这幢大楼
的人流不多,你应该也留意到的,加上你由防火楼梯上去应该可以沿途都没有人
发觉的……」

  听着听着一句又一句的鼓吹说话,家怡开始动摇了。


(五)罪咎中的兴奋

  10:13AM

  一小时前,家怡还是个衣着整齐、外表清纯的女大学生,但不经不觉已经脱
光光的在医院游荡了差不多一小时,一向守身如玉的她,连稍为性感的衣着也鲜
有尝试,想不到今天竟然要在陌生的环境长时间裸露身体,而且还要被一个又一
个素未谋面的人看见,这一次狼狈而尴尬的经历肯定令她永志难忘。

  先是Amy和霞姐,跟着是小婷,原来已经在三个人面前彻底地裸露过,幸
好都是同性的,还不至於太过难堪,但後来竟然连两名医院的男杂役也看见她的
裸体,虽然是三点不露,但已足教家怡羞得满面通红,甚至不知所措,以致不满
和反抗的意思也不能表达,白白让两个陌生男人饱了眼福。

  现在小婷又向家怡提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建议:裸体由4楼走到6楼,而且将
要面对一个叫David的男人,但这还没有计算途中可能会遇到其他人,试问
这样的建议怎样能令家怡接受得来呢?

  然而小婷再一次的鼓励她:「你想一想,刚才不是由5楼来到这里吗?而且
你又那麽聪明机警,连一班维修工人也能给你避过了,相信去6楼超声波室绝对
难不到你的,说不定Amy已经在那里为你准备了衣服,你快些上到去便可以不
用赤身露体了。」

  家怡:「先前逃过被维修工人发现是侥幸而已,下一次未必这麽好运的,我
怕在楼梯会再遇到其他人,那时我全身赤裸,又无路可逃,必定羞死了。」

  小婷:「别想得太坏吧,刚才的情况未必会重演的,我也经常走後楼梯当作
捷径,省了等升降机的时间,实在很少人会使用的,我这一年来在後楼梯碰见的
人算起来连三个也没有,彷佛是我的私人通道似的,你应该不会那麽好彩数,一
天内两次都碰见人吧,哈哈!」

  家怡开始有点儿激动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不会再赤身露体的四处
走,我宁愿放弃余下的检查了。你帮我找Amy吧,叫她把我的衣服拿来给我,
我不想再出丑了,要我脱光衣服在医院走来走去,像个疯妇似的,我真是接受不
到啊!」

  小婷:「你先冷静点,我要告诉你,即使你现在不去6楼检查,也不可能在
这里等Amy的,我先前已经说过,10时15分,即是两分钟後会有清洁工和
技术人员来进行例行清洁及保养检查,那时就算你不介意给他们看,他们也必要
求你离开这房间的!他们随时会到的,我劝你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否则他们全都
入来了,那时你便真的会当众出丑。」

  家怡乱了:「怎麽办呀?我这样子怎可能走到6楼那麽远?我真的很怕!」

  小婷:「别怕!我陪你吧,现在时间无多,先到後楼梯再说吧,一会儿清洁
工和技术人员来到走廊的话,我们便出不了去。」

  小婷一边说一边拖着家怡的手打算离开房间,而家怡听到小婷说会陪着她,
彷佛感到多一点的保护,加上当下的她确实是六神无主,於是便由得小婷摆布,
被她的手拖着步出X光室,再一次赤裸裸地回到医院的走廊之上,而公开地方裸
露的羞耻感觉亦再一次侵袭身无寸缕的家怡。

  这一刻,赤裸而无助的家怡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眼前的小婷,一位相识不到
二十分钟的陌生人,所以她不其然地紧紧捉着小婷的手,害怕小婷会离她而去,
把她丢弃在冰冷的走廊上。

  小婷领着家怡步出了X光室,然後右转向着楼梯门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两三
步,前面的第五个房间忽然有人开门出来,原来正是三名清洁工人,他们似乎已
经完成了该房间的清洁工作,正准备前往X光室。

  走廊上突然多了三个人,而且正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家怡害怕得想即时逃
回X光室,但小婷却捉紧家怡的手,没有让她走开,而且继续向前行,速度亦加
快了,好像完全没有考虑到身後的家怡是全身赤裸似的。

  家怡挣扎着低声说:「别再走了,会被他们看见的。」

  小婷压低声音对家怡说:「我们走快一点,只要比他们早些到楼梯门口便可
以,我挡在你前面,他们距离又这麽远,不会发现你没穿衣服的。」

  家怡:「怎麽可能啊?不如回去吧?」

  小婷不耐烦说:「不信我的话,我现在就走,你自己解决吧!」

  家怡一听到小婷要离弃她,立即态度软化,哀求道:「一切都听你的,别抛
下我。」

  小婷:「信我吧,就到了。」

  刚刚安抚好了家怡,从远处迎面而来的三名清洁工人隐约认出小婷,其中一
名上了年纪的男工便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早晨,莫小姐,今天要上班吗?」

  小婷简单回应:「早晨,发叔,我有事,先走了。」於是便小心翼翼地拖着
家怡加快速度的走到楼梯门口。

  小婷对家怡说:「你先走,我在这里守着。」

  家怡还来不及反对,便被小婷推了出梯间,赤身露体地重游旧地。後楼梯的
低温及冷冰冰的地板又再一次的提醒了家怡,她的处境极其危险,因为上层和下
层都可能随时有人出现,看见她的裸体。

  成功让家怡推门入了梯间,小婷却没有跟随入内,但也没有离开,她似乎真
的是想守住门口,希望确保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後楼梯。

  家怡全裸站在梯间,不知如何是好,慌忙之下便拍打梯门,希望小婷能陪她
一起。小婷见家怡失了理性,恐防她惊动其他人被发现,便开门进入梯间,对她
说:「你傻了吗?这麽大力拍门岂不是叫其他人都来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吗?」

  家恰:「我真的很害怕啊,我什麽地方也不去了,你随便找件衣服给我穿上
吧!我不要赤裸裸的被人看见……不如你脱一件衣服给我吧,一件便足够了。」

  小婷:「你先冷静下来,这里没有人,别怕。你看看我吧,我身上哪有多余
的衣服可以给你,难道要我只穿内衣裤出去吗?」

  其实小婷的确是爱莫能助,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她的衣着也是非常简单,
只是一条及膝长度的连身裙,相信裙下就只有乳罩及内裤,实在没有可能脱下任
何一件给家怡。

  小婷:「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到了6楼再说,Amy应该已经安排好
的。」

  家怡沉默了片刻,忽然响起了清澈的电话铃声,划破了一瞬间的死寂,原来
是小婷的手机响了,两人都被吓了一跳。小婷稍为回过神来,看了看来电显示,
说:「是David啊,我先听听。」并示意家怡不要作声骚扰。

  小婷:「我是小婷,有什麽事找我呢?」

  David:「Amy对我说,她有位朋友赶着做超声波扫描,我等着见时
间都过了她还未到,便打个电话给你,看看她的朋友是否已经离开了你那儿。」

  小婷:「我们快到了,正在後楼梯上来,你开门给我吧,见面再说。」

  小婷对家恰说:「我们现在就上去吧,David是个好人,一定会帮到你
的。」

  家恰:「我现在这个样子怎麽可以让人看见?而且还是个男人,我才不会去
呢!」

  小婷:「我们在医院工作的,有什麽没见过呢?裸男裸女实在见不少了,哪
会少见多怪,你放松一些,大方一些,可能大家到时反而没有那麽尴尬。跟着来
吧!」

  家怡没有说话,似乎认同了小婷的讲法,於是小婷便拖着家怡往6楼进发。

  10:17AM

  全身赤裸的家怡由4楼步行到6楼,这种在公众地方裸露的滋味令她极不好
受,心理上不但要承受着随时被人发现和看光的压力,身理上的变化也令她感受
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因为刚才在走廊等候入X光室时的感觉又再次出现,因低温
而变硬了的乳头,就像两粒长长的粉红完葡萄,在经历後楼梯冷风的吹扫下,令
仍是处女的家怡贸忽然产生出一种不应该且带有罪恶感的兴奋感觉。

  越是往上走,这种带有罪恶感的兴奋感觉便愈发强烈,不单来自乳头,连经
过凉风挑逗的下体也开始生出另一股不亚於前者的兴奋。家怡已是大学毕业生,
当然明白是什麽一回事,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会发生在此时此地。

  家怡双脚开始发软,走得越来越慢,她实在不敢相信,在医院的公众地方赤
身露体竟然会令她的身体有这种发情的反应,她一直认为这是变态的露出狂才会
有的,所以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是如此,此刻她的内心只好拚命地否认。

  小婷见家怡越走越慢,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回头问一问家怡:「你没事吧?
怎麽走得这麽慢呀?」

  其实家怡已开始控制不了自己体内那股强烈的兴奋,酸软的双腿更连站也站
不稳,在小婷一问之下意志更突然松懈,令原本吃力地紧合着阴唇的一双大腿宣
布失守,在小婷的面前,家怡的下体竟然滴下了两滴完水在地上,看得小婷一时
之间说不出话来。

  小婷指着地上的水点,又指着家怡:「你……是什麽一回事?」

  家怡虽然极其尴尬,但一点急才仍在,她当然不好意说出实话,便胡扯说:
「我很急啊,我想小便。」

  小婷开始生气了:「你早不来,迟不来,现在说要小便!我到哪里找厕所给
你?」

  其实家怡根本就不是尿急,所以说:「不打紧,我还可以忍的,到了6楼才
去厕所也可以。」

  小婷:「6楼的厕所仍未维修完,所以全都封闭了,要上厕所的话,只可以
使用5楼的。」

  家怡即时想起自己的衣服都在5楼的更衣室,如果可以回去取回衣服,岂不
是无需再继续裸体示人吗?她随即问小婷:「那麽我想先去一去5楼的厕所,然
後才去超声波室,可以吗?」

  小婷:「不可能的,後楼梯的门必须有人从走廊外才可以开得到,所以才要
David帮手开门,没有人帮助的话,我们在梯间是不能进去的。」

  小婷续说:「如果真的要去5楼厕所,必须先上到6楼,出到走廊,再乘升
降机到5楼才可以,你这样光着身子,还可以乘升降机吗?」

  一瞬间,家怡的脑海里幻想着自己一丝不挂地走过6楼的走廊,再步入升降
机,然後……那股伴随着羞耻的兴奋感觉又再侵袭家怡,完水亦再一次滴在静寂
的梯间地上。
(六)

  10:19AM

  小婷看见家怡又流出「尿液」,以为她真的非常尿急,紧张起来:「Oh 
no!看来你快忍不住了,怎麽办呀?你不可以在这里小便的,我还是带你去厕
所先解决吧!」

  家怡:「你不是说过要乘升降机到5楼才有厕所吗?我全身赤裸,怎可能呢
?万一升降机内有人我便完了,不可以的。」

  小婷:「难道你在这里小便吗,你都急得滴出来了,还在装什麽强?」

  家怡:「也总不能赤条条的在外面到处走,我宁愿在这里忍到失禁也不会如
此羞家地走出去。」

  小婷:「反正你不是已经预算了赤裸地到六楼检查的吗?只不过再多乘一程
升降机而已。」

  家怡:「你说得倒简单,现在没衣服穿的是我,你会明白我有多尴尬吗?你
试试全身赤裸的站在这里,我看你一分钟也支持不住。」

  小婷有点生气了:「我是来帮你的,怎麽变了来受你的气!我见你急得如此
辛苦才好心替你想个法子,你不想去厕所便不要去吧,别说到我像在害你似的。


  家怡:「你叫我赤裸裸地去乘升降机,跟害我还有什麽分别?若真的有心帮
我,便借你的衣服给我吧。」

  小婷:「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没有多出的衣服可以借你了,难道要我在这
里脱光吗?」

  家怡:「你不是说今天很少人出入,这梯间很安全的吗?你可以借衣服让我
穿上先去厕所解决了,然後便可顺道往更衣室取回衣服,到时我再回来这里把衣
服还你。」

  小婷:「要我脱光了在梯间等你回来?太荒谬了!我接受不到。」

  家怡:「你用不着脱光的,只需要把连身裙借给我便行了,你还有胸围和内
裤,比起现在我一丝不挂好得多了。何况你不是说这梯间很安全,应该没有人会
发现的吗?」

  小婷:「话虽如此,若给我的同事看见我只穿着内衣裤的话,那还有面目在
医院里继续工作!」

  家怡:「你看你多麽自私,自己让别人看到穿内衣裤的样子便不得了,但就
口口声声说没有所谓的叫我赤身露体地到处走!」

  小婷:「你*.....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嘛,我却是这里的员工,人人都
认得我,怎麽可以相提并论?」

  家怡:「原来在没人认识的地方就可以赤裸裸让人家看,那麽你为何不到兰
桂坊裸跑试试看?那里应该也没有人认识你。你就是口讲天下无敌,做起来却有
心无力!」

  小婷说不过家怡,但真的生气了:「总之我不会借你衣服,你脱光光给多少
人看全相是你的事,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乖乖地跟我到六楼继续你的
检查。二:我立即走,你自己一个上去!」

  家怡心知惹怒了小婷绝对没有好处,若她真的弃下自己不顾,便不堪设想了
,於是态度也软化下来:「对不起,我一时情急才说了斗气话,你一直在帮我,
我应该感激你才是。」

  小婷还未下了刚才那口气:「不用那麽卖口乖了,我可是个非常自私,口讲
无敌,做就无力的人,说不定我一会儿便把你拖到医院大堂赤裸示众,再叫保安
员把你送到警署。」

  家怡心里一寒,彷佛感觉到小婷随时会将刚才的说话付诸实行,连忙再赔个
不是:「小婷,对不起啊!你那麽好人,又帮忙我,我实在不应该如此说你的,
原谅我吧。」

  小婷终於开怀了一些:「怎麽了?现在还需不需要去厕所?David应该
已经在梯门口等我们,快些上去吧!」

  家怡经过刚才一吓之下,下体的「滴水」现象自然已经不再,而且也不敢再
提去厕所的问题:「还支持得住,不用去了。好吧,现在只好见步行步啦。」

  此时,家怡低头看看自己浑身赤裸的躯体,又再一次意识到梯间的冰冷感觉
,一股寒意亦由赤着的双脚和耸立的乳头侵袭她的身体。而当她想到不久便要全
裸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让他看光自己的身体,她更加感到没比的羞耻,不知如何
应对。

  一步一步的往上行,心情变得越发紧张,出於少女的本能,家怡的手开始寻
找着适合的摆放位置,希望可以将自己裸露的身体部份减至最少,可惜家怡也自
知无论如何设法遮掩都是自欺欺人,赤裸裸就是赤裸裸,在别人眼中亦只是一名
身无寸缕的裸女。

  家怡嚐试以以双手遮掩重要部位,可惜还是於事无补,虽然右手在胸前掩着
一双乳头,左手则遮挡在两腿之间,勉强地不至於三点尽露,但仍有为数不少的
阴毛露了出来,无论家怡的手怎样左移右放,仍然是挡不住下体的春光,家怡此
刻有点恨自己为何不早早趁着夏天便修剪一下体毛。

  终於到达六楼的梯门了,短短十多级楼梯身的路程,足以令家怡精神上受到
难以言喻的折磨,面对着通往医院走廊的门口,知道自己即将要走出去这条任何
人都可能随时经过的通道,自己身上却连一件衣服也没有,而且还将要赤裸着身
子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行到不知多远的房间,途中会发生什麽事呢?会有更多未知
的人出现吗?这一切都使家怡紧张得想打退堂鼓。

  小婷:「到了,我先打电话给David,看他是否已经在门外守候。」

  家怡开始加倍的紧张,整个人不自觉地瑟缩在小婷的背後,希望她可以帮忙
挡着自己赤条条的丑态。

  电话接通了,小婷拍拍家怡的肩头示意她放松下来:「是David吗?我
是小婷,我们已经到六楼了,现在楼梯门外,你在哪?」

  David:「我快到了,稍等一会,十秒内到!」

  小婷:「现在走廊有没有人?」

  David:「有!」

  小婷:「有多少人?」

  David:「有一个!」

  小婷知道走廊还有其他人,大为紧张,急问:「谁?是男还是女?在做什麽
?」

  David:「一个男人!就是我,正在跑。」

  小婷:「衰仔!老是在耍我,欠揍。说认真的,除你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
吧?」

  David:「没有了,整层楼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放心。我到门口,是
否现在就开门?」

  小婷:「还用说吗?两位美女正在等你,其中一个更是裸体的,你走运喇!


  家怡听到小婷拿她的丑态来开玩笑,令她羞得满面通红,双手更加用力地企
图力保三点。

  David:「裸女!你认为我还见得少吗?除非裸体的是你,那就值得惊
喜了!」

  小婷:「你想得美!别废话了,快点开门吧!」说罢已即时终止通话。

  同一时间,楼梯门动了,家怡显得非常紧张,继续瑟缩在小婷的背後,门继
续徐徐地被打开,门隙之间出现一位架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David
,他个子不高,长相也不太帅,但却有着亲切的笑容。

  David看见小婷和家怡,首先开腔打个招呼:「Hi,小婷。」

  然後再望向小婷身後的家怡,又是一个亲切的笑容:「这位应是周小姐了,
Hello,你好。」

  David很有礼貌,完全不像是电话中说话轻佻的小子,他由开门至今,
从没打量过家怡的身体,一直都只望着家怡的眼睛说话,彷佛没有发觉眼前的美
女是全身赤裸。

  David这样的态度令家怡有点错愕,因为她以为自己的裸体一定会引起
别人的好奇和注目,尤其是男人,但David如此从容大方而有礼的态度实在
大出家怡所能意料,所以亦令她沉重而恐惧的心情大大缓和。

  家怡虽然一下子放松了少许,但始终仍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所以家怡
本能上仍是极力保持住三点不露的姿势,但这样的裸露姿态配合其羞涩的表情,
实在比任何三点尽露的AV女优更见得性感、诱惑和刺激。

  家怡长大至今,可曾试过赤裸裸地站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她此刻的羞耻感觉
已经透过通红的脸颊完全反映出来,但她尚未至於呆到说不出话来,仍可礼貌地
回应:「你好,叫我家怡好了,不用周小姐那麽客气。」

  小婷:「是啊,我们也是今天才认识的,我也唤她家怡,她是Amy的朋友
。」

  家怡:「是啊,本是Amy替我安排今天检查,但现在找不到她了,幸好有
小婷在。」

  David:「Amy被上司召往处理一些急事,不过她已经向我交待了你
余下的检查项目,她办妥了手头上的工作便会找你,别太担心。」

  小婷:「别说那麽多了,她已经比原定时间迟了,快点去你那部门吧,不是
十五分钟後便要关闭进行清洁吗?到时人多了便麻烦。」

  David:「没错,你们快点跟我来吧。」

  David话刚说罢便推门出去,小婷也紧随其後,但家怡却有点犹豫,裹
足不前,不好意思地问:「就这样子出去吗?会不会突然有其他人?要行多远才
到?」

  David停下步来,回望家怡:「正常情况下,外面应该没有人,至於行
多远呢?其实距离这门口第四个房间就是了,而且有我和小婷在照顾你,不会有
事的。」

  由於小婷已经行前了数步,全裸的家怡变得完全没有遮挡,雪白的身躯正式
坦露在David面前,一直极力保持目不斜视的他也不禁由上而下快速地扫瞄
了家怡的身材一眼,家怡一下子在人前彻底地裸露,当然又惊又羞,即时尖叫了
一声:「不!」

  惊叫的同时,害羞得蹲下来卷曲了身子,希望减少身体的暴露位置。

  David也知道这举动实在并不太好,所以急忙道歉:「对不起*...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1~6)_校园情色_,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